哈panda

话唠破码字的,多跟潘达唠唠嗑能高兴飞

【食契】朝梦

给 @一瓶百年陈醋 的点文 抱歉最近因为各种事情炒鸡忙【借口】拖欠了好久,渣文笔见谅,希望喜欢!


#偏日常【大概?


#塔萨cp向

 

 

 

 

 

入秋后,到了暮色的时候气温开始下降,有别于冬季的冷,偶尔几阵刮得人心凉凉的,忍不住哆嗦得难受。

 

屋里的主人也不例外,寝衣外草率的挂着薄毯,托着下巴无谓的眺着窗外。今夜的云雾厚重,连残缺的月亮也见不到,像是被整颗敲得粉碎散在这夜里,没有形了,云缝里依旧渗着幽光。

 

“无聊。”屋主人漫不经心地轻敲着食指,眼里依旧空洞地印着泛光的夜云,屋外树叶摩挲声重了些,屋主人苍白的手也自觉地拽紧了些毯子。

 

“那么或许您明日的安排都会因为这个毫无疑义的晚睡而被打乱哦。”身边的男人语气不轻不重,夹杂的笑意嘲讽还是温和分辨不清。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折着夜光,看不清镜片后的瞳色。

 

闻声,屋主人微微侧过脸,半眯着眼,挂着狡黠的浅笑,“那便是你的失职,罪大恶极。”罢了,随意地抛下毯子,卷着一身星月尘光卧下便合了眼,一席动作流畅不见有半分不情愿。

 

“睡了,听故事,哄小孩的那玩意。”卧下的人儿,微睁的一只眼眸里意味深重,“你最擅长的。”

 

男人咯咯笑了,从阴影中走出,挨着屋主人坐下,熟练地捋开袖子确认了时间,又轻推了下金丝眼镜。

 

“如您所愿。”

 

“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几乎与世无争,祥和富饶的小国土。清水碧空,城民生活充斥着娴静。

 

“啊————!!!”

 

当然,偶尔也是有例外的。

 

被镇吓得四处惊起的鸟带起振翅声,落下的羽毛正巧落进少女的窗,看书的少女稍许察觉,起身走近阳台,微弱阳光在她苍白的漂亮的脸颊上晕染上几分气色,她望向窗外晨光惺忪,削瘦清冷的脸上也微微带起几丝难得的和睦。

 

而在皇宫的另一角———

 

“披萨你小声点啊!被发现了怎么办!好蠢!”妖精一般美丽的少女一副与外貌不相符的气势,臂膀死死锁着妖精少年的脖颈。

 

“啊……我……我知……啊……我要死……救……救我啊……卡萨……萨塔……”少年像被生疏操纵的人偶,僵硬又好笑地挥动着四肢,原本好看的脸因为接不上气而显得狰狞。

 

“噗……哈哈,小公主哈哈哈……”绯发的青年饶有兴致地抱着臂,笑得狡黠全无上前援助的意思。

 

 

 

“啊……奶酪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似乎经历了一番“苦战”,金发的少年已经十分憔悴,讨好哀求地绕着少女,满脸殷勤,少女似乎不太领情,而绯发的青年只是苦笑的看着二人,似乎完全习惯这样的日常。

 

 

 

“所以要给公主大人准备惊喜咯。”卡萨塔抱着臂,似乎提不上什么性质,不经意地瞥着被晾在一边惨淡的披萨。

 

“没错!奶酪负责公主酱!卡萨塔和披萨……”

 

“我们负责制作蛋糕……”

 

 

 


“所以接下来要讲蛋糕的配方么?”屋主人并没有入梦,即使没有睁着眼,从话语里依旧透着不悦。

 

“呵呵呵,那就从精彩的开始讲。”讲故事的男人深笑,捋了捋衣袖,似乎确认了时间,缓缓道来。

 

 

 

 

 

“披萨?”卡萨塔不受控地喊出对方的名字,混合着窗外树叶唏娑的声响,他有意去压着嗓音,还是略带沙哑和犹豫的叫唤出来。他的手止在半空,手掌下只笼罩着被太阳照得清晰的浮尘,穿梭于指尖,不可滞留。

 

对方似乎并没有听清,卡萨塔似乎这么期望着却又有说不上的失落感。这很不正常。这不是一个飨灵应该存在的情绪吧。卡萨塔一瞬觉得极度不适,他扶着额,死死地盯着搅拌至一半的蛋糕糊。

 

又开始,什么时候开始的。卡萨塔开始迷茫,他以为,这个如太阳一般温暖的飨灵会将他带出深渊,他却又在不觉间深陷于这份温暖,取而代之的罪恶感常常如墨汹涌。

 

“卡萨塔?你有在听吗?卡萨塔?”

 

卡萨塔似乎能隐约感知到对自己的叫唤,他却又不那么确定,紧拽着的一处衣角浸出汗水。

 

“卡萨塔?”

 

卡萨塔恍惚到现实,抬眼便是披萨的容颜,近在咫尺美丽容颜,他碧翠的眼睛如下了魔咒的宝石,吸引着卡萨塔无法移开双眼。

 

对方似乎对卡萨塔突如其来的怪异感到不安和困惑,稍稍向前问候。脸上挂着的困惑情绪,卡萨塔觉得,像极了密林里天真的金色小鹿。

 

“卡萨塔?”披萨再次开口,这一次卡萨塔能感受到对方的吐息,轻扫在自己的唇上,微妙的瘙痒随着内心的悸动也跟着强烈起来,但是比起这些还有领卡萨塔更为在意的地方。

 

“我……我没事,披萨。”他极力克制着情绪,努力掩盖着不适,他觉得自己一定看起来很愚蠢,但似乎披萨并没有察觉出什么。

 

“卡萨塔你这样偷懒可能会来不及哦!”披萨略带责备的语气此刻似乎对他也是一种特殊的试炼。

 

“内……内个,披萨。”他几乎不受控制的从口中唤出对方的名字。

 

“嗯?”

 

“这里。”卡萨塔指着自己的嘴角,目光却牢牢的禁锢在披萨嘴角的奶油。他说着,同时又不由自主的靠近披萨。

 

“啊!糟糕了,谢谢啦卡萨塔哈哈哈哈哈哈。”对方似乎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波动,依旧笑声爽朗,抬手欲擦拭嘴角的奶油。

 

“卡……卡萨塔?”伸出的手被抑制在半途中,披萨有些差异对方的举动,愣愣地看着卡萨塔,却发现对方的脸愈发靠近,鼻息的瘙痒,这次换做披萨忍不住闭上双眼,他大致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却使不上力气去反驳。

 

在黑暗中,披萨感觉到嘴角的温热感,他像个受惊的小动物,不敢有什么动作,却一直不住不停微微的颤抖。

 

嘴角的这份温热感持续了许久,对方似乎对这仅存的一点甘甜渴望不已,却又不再有进一步动作。

 

对方半晌才意识到什么,一瞬的离开,使得原本温热的嘴角一下有接触到空气,而略显凉意。

 

“披……披萨,我……我不是……额……”一瞬间的清醒令卡萨塔一时手足无措,他慌乱中抓起蛋糕液胡乱搅拌起来,耳根几乎与发色融为一片。

 

“卡萨……”

 

“喂!你们两个磨磨蹭蹭地在干什么嘛!公主殿下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哦”奶酪的闯入,披萨欲言又止,奶酪的眼前,是拼命工作的卡萨塔,以及愣着傻看着卡萨塔的偷懒披萨……

 

“啊啊啊啊!救命啊!奶酪我没有偷懒!我真的没啊啊啊!卡萨塔快救我………”

 

 

 

 

 

“生日快乐!!!公主殿下!!!”

 

最后在公主面前呈现的结果似乎并不是太理想,病弱的少女看着眼前有些狼狈的三个人,却露出久违的笑。

 

“陛下只是忙于公务,但是公主殿下的生日奶酪可是一直一直都会记得的哦。不像某的没脑筋的笨蛋。”奶酪牵着公主的手,也不忘恶作剧地戳了披萨的腰际。

 

“啊哈哈,我才没,哈哈哈哈……啊啊好痛痛痛,救我卡萨塔!!!”

 

 

 

 

 

美好的时间总是很快结束,公主的身体似乎依旧不适应长时间的在外。

 

“喂!笨蛋二人组!快点啦!”奶酪挽着公主,在远处唤着。

 

“来了来了!”披萨挥着手,动作有些夸张滑稽。

 

“卡萨塔。”转首换做温和的笑容,原本怔于原地的绯发青年,目光随之而定。

 

两人立于光辉下,清风轻拂着两人的发絮,没有话语,只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噗嗤——”金发的少年很快以习惯的傻笑打断了平静,对面的青年也跟着笑起来。

 

“披……”

 

卡萨塔似像说什么,“嘘——”披萨比了噤声的手势,朝着卡萨塔眨了眨眼睛。

 

“走吧。”披萨侧身向卡萨塔伸出手,金色的光辉洒在他的脸颊上,笑容恬静,美丽而神圣,“可不能让公主殿下们久等了。”

 

卡萨塔试图用目光迎接阳光,却全然睁不开眼,他抬手遮住目前的太阳,像是将太阳握于手心中一般,却依旧有光辉溢出指间。

 

那一刻的卡萨塔想着,披萨是耀眼的,是遥不可及的。他是太阳,他是在黑夜里苟延残喘的野兽。他奢求、渴望着这份光景,即使这不是他所配拥有的,他也愿意背负更重的罪孽,被这份独占的欲望完全支配。

 

“卡萨塔?”阳光舒适的令人安心却也有些睁不开眼,卡萨塔心中念着,远处传过披萨的呼喊。他迟疑了一瞬,转而又回以笑容,向着披萨的方向迈去。

 

这份幸福,会一直存在的。

 



“从此以后,他们依旧幸福快乐的生活着……”男人带着略显做作的尾音似乎结束了故事。他稍作了停顿,缓缓睁开微阖的双眼,幽幽地看了眼熟睡的屋主人,转眼显出妖冶的笑容。

 

“太阳啊……”他抬手遮住了目前的月亮,依旧有幽光从指尖渗出,“真是耀眼到令人睁不开眼睛。”

 

阴影下的人,褪下斯文的面具,转而是阴森笑意,血红的蛇瞳倒映着的月亮,似乎能吞噬掉一切辉色。

 

“更加令人期待呢,呵呵呵。”

忙的差不多啦!!!满足复活ing 最近会尽快把两篇稿子赶出来!!!指不定过阵子又要开忙了(;´༎ຶД༎ຶ`)

给各位土下座道歉 国庆之后忙到焦头烂额 整个人状态不太ok 最近忙完了一定把之前的欠文补上!!! 😭😭😭

啊  食契开服到现在快一年啦  也是从食契的出现开始码码小字 也认识了很多巨巨太太 大家都hin阔耐人超好der  虽然本人还文笔还欠佳 但是依旧非常感谢还有小可爱愿意喜欢我  发自内心的感谢大家 不知不觉也能有100+fo啦  虽然不是很厉害的数量 但是真的非常开心非常感动 没什么表示感谢  


送两篇食契相关点文【cp不限】给评论前两位的小可爱  【如果真滴没人点虽然有点尴尬吼。。。我还会继续爱食契 爱各位的!


衷心感谢每一位喜欢过我的文章 喜欢食契支持食契的每一位御侍大人


【食契】霜花

 水信玄饼X女御侍

#人物有ooc

#刀

 

 

年岁总是过得很快,几乎忘了上次扫门前落叶是几时了,回想一下似乎日子也不远,这会已经在为门前厚厚的积雪懊恼了,今年的冬季冷得出奇,钓场收益不好,餐厅生意也冷淡,日子也越来越安逸,偶尔不劳烦飨灵自己亲自扫雪,握着扫把的手有些许冻僵,可见的呼吸在空气里凝结成霜。

 

我接手这个家也有一个年头了,也没做过什么大事,也就给这些飨灵图个安稳。

 

我不是这里的第一任御侍,前主也不是因为自身原因辞职回乡的人。听给我办转任手续的人说,是病死的,一个小姑娘。

 

虽然对前主了解甚少,但她应该是个好御侍,这也让我在给飨灵做心理开导上花了很多功夫。

 

“呼……”一阵冷咧让我打了个激灵,隐约觉得似乎有人在身边叫唤,可四下张望,我依旧只身一人,一把扫帚,一片白皑。

 

这颇有阴森意味的情景让我联想起那个传说。

 

 

 

 

腊月里的雪地路不便于行走,小姑娘每一步都走得很艰巨,脚印已经不清晰了,几乎是两条腿陷在雪堆里挪动,或许身上穿的也不多,脸颊苍白中泛着红。

 

“请问有人在么?”她伸出先前尽力缩在袖子里的小手,敲响了面前的宅邸大门。

 

“嘶——”大约是冷得生了冻疮,只是敲了下门,便疼的倒吸冷气。

 

宅邸里似乎没有动静,她窘迫的立在门外,倒吸着气,一切又静的出奇,出去东风摩擦世物的声响这里像是没有人烟一般。

 

小姑娘几乎冻的要站不住,但似乎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她在此抬起颤颤巍巍的小手,试图再次敲响门栓。

 

对方先她一步打开了门,她愣了一时,收起止在半当中的手,有些吃力地抬眼看着开门的人——是好看的樱色发絮的青年,坐着轮椅的关系,青年的脸并不贴近大门,和她保持着些许距离,也许是冻得发昏,她已经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脸,只大致清楚应该是个好看的人。

 

她不记得之后对方说了什么,依稀印象只与对方对了一眼,便陷入了昏暗。

 

 

“先生?”清脆的女声轻唤着他,水信玄饼从失神中回到现实,他微侧着脸对上向他投过来的目光。

 

自从昨日收留了那个小姑娘,水信玄饼总会想起一些事情,却说不上伤感,自从入冬后随着御侍大人的过世,他很少会有这么多思绪萦绕。这个小姑娘,很陌生,又似乎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你知道吗,”小姑娘意外的很话唠,从苏醒之后便一刻不停的纠缠他,曾经的御侍大人也常爱这么做,致于喜恬静的他也逐渐习惯了这般聒噪。

 

小姑娘指着阴沉的天空,带着浅浅笑意,“逝去的人,有时候会化作霜花落下,看望他思念的人,虽然只有一瞬,但也是了却思迁了。”

 

她又看着对方樱色的双眸,语气多了几分欢愉,“说不定你的御侍大人也来过了哦。”

 

而对方没有给出多余的回应,不在看她,依旧平静的望着院子里的雪。

 

见对方不再理会,她也只得撇撇嘴,走开了。

 

“霜花…么…”在她转身的不经意间,对方似乎自己都未意识到,嘴角的一抹笑意。

 

 

 

 

小姑娘和他约定,只住七日,其日后便能起身回自己的处所了。小姑娘也并非无家可归之人的。

 

或许是宅邸的气氛不好,飨灵之间也很少有交集,水信玄饼原本就不喜交往,则更是独来独往,因此似乎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他收留了人。反倒是自从身边多了个小姑娘,他的日子过的没先前那么冷清了。甚至,有那么几时刻,有几分御侍大人生前宅邸还存在生气的体感。

 

 

“那里不可以去!”那一日,小姑娘想进某间屋子的时候,他失态了。

 

那是御侍大人生前住的屋子。

 

他几乎是不带迟疑的,从轮椅上立起来,喝住了她。即使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举。

 

“那是御侍大人的房间。”他的语气瞬间低落下来,却依旧坚定。

 

“可我想看看。”她却异常平静,不同于往日的狡黠,是熟悉又陌生的温和感。

 

屋子里很干净,即使再无人居住,依旧干净的一尘不染,床铺和橱柜上的物件依旧拜访如初,唯有角落多了一处祭祀的台子,摆放着年轻女性的照片,或许是屋内的光线昏暗,看不清逝者的面貌。

 

那之后小姑娘许久没找他说话,一个人独自坐在院子里,晃悠着双腿扫起一阵阵雪,哼着他没听过的小调子,说不上是开心还是难过。水信玄饼觉得自己总是很难理解女孩子的想法,包括御侍大人。

 

 

水信玄饼开始偶尔不用轮椅了,那种绝望感开始从他的心里一点点抽丝剥茧。他很熟悉这种感觉,却不能从记忆中找寻这样的片段。

 

仅仅一周的时间,对于一整个冬季,短暂的几乎可以忽略。

 

“说起来,我是不是已经住了七天了。”小姑娘几乎完全陷在被炉里,半眯着眼睛,悠悠地道出一句。

 

“其实,您不介意的话…”水信玄饼没有抬眼看她,专注地剥着蜜柑,顺手递了一瓣给她,她伸着脑袋过去衔进嘴里,唇瓣不经意地扫过他的指尖,他似是晃了神,几乎是一瞬间又恢复平静,“多住几日吧。”

 

或许是被炉过于安逸,空气静止了,她没有接过话茬,他也仍旧不爱作声。

 

似乎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她吃尽了一整个柑橘,期间也在未有过一句对话。

 

“困了。”

 

“睡吧。”

 

水信玄饼起身草草收拾了,送她回了寝。

 

“那么,晚安。”他熄了灯,转身欲离开。

 

“水信玄饼!”或许是期待什么,他微微侧身看着她,月光透过纸窗洒进来,微凉的夜色衬得那双漂亮的双瞳有几分夜樱的妖冶。

 

“其,其实我…”她垂着眼,紧拽着被褥的手指的指骨处有些发白,水信玄饼只是站在原地,静待着她接下去的话语。

 

“我撒谎了!”她的声线越发变弱,语气中微微颤抖,她缓缓仰起头,对上那双注视她许久的眼眸,她沉默了,随即又扯出一丝笑容,不像平日那样笑容,是复杂的笑意,水信玄饼似乎曾在哪里见过,却从记忆中翻篇。

 

“逝去的人……是不会变成霜花的哦。他们永远的离开了,会逐渐被所有人忘记,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她似乎哽咽了一下,“你的御侍大人也一样啊。”

 

“我知道。”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你也会忘记她么。”

 

“不会的。”

 

“那我走了之后,你会忘了我么。”

 

对方愣了一下,“不会的。”他笑的很浅,却是她见过最漂亮的笑。

 

她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松懈下来,同样回以笑容,“谢谢。那么,晚安了。”

 

随着拉门逐渐合上,她原本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

 

“骗子。”她看向他离开的地方,“明明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嘛。”月光透过她的手心,洒在被褥上,苍白而毫无生机。

 

停了多日的雪,又开始落了。

 

次日的清晨很静,小姑娘没有像往常那样去敲水信玄饼的房门。

 

待水信玄饼发觉不对劲,她已不在屋里了。

 

他想起昨日她对他的一席话以及最后的那一抹笑容,他觉得双腿又开始使不上劲,可依旧强撑着四处满院得寻她。甚至跑出屋外。

 

“小姐?”水信玄饼叫唤她,在飘散的细雪里声音也跟着被打散。

 

“我在这里。”被唤的人跑去他面前,面色冷静,语气平淡。

 

“御侍…大人?”她有一瞬惊讶,又随着风一晃而过。不知是否听到对方的回答,水信玄饼抬眼望去,而瞳孔里映出的除了远方的雪,却不见人。

 

这次她没再作答,静静地看着水信玄饼蹒跚着在雪地里踉踉跄跄地寻着她,换着她,唤声渐行渐远,一片空旷中除了碎雪和风敲击摩挲的声响和男人沓着哭腔的叫唤,再没有更多。

 

她伸出手,有雪花触及掌心一瞬又穿透过去,落于地面,化作乌有。

 

“我在这里啊。”这一次,她举声成霜,空气中不能传递她的声响,她向着水信玄饼的方向走去,不留一丝痕迹的,一瞬时风又冷咧起来,细绵的雪舞的汹涌,景物变得模糊。

 

待再次回归平静,望去,空无一物。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没人知道那天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小姑娘是谁,或许是雪天里的鬼怪,至于这个传说是谁说的,我也记不起了,仿佛与那霜花一般,只存于一瞬,又瞬间消逝,没人在意过她的存在。

 

“大人?”水信玄饼难得出了屋。

 

我转过身想招呼他,却发现他的目光是透过我投在远方。

 

而一片空旷中,我只身一人,一把扫帚,一片白皑,风刮过轻扫起一层雪粉,但无人影。


【完】


衷心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食契】华农御侍

#沙雕无止尽
#ooc严重
#沙雕无营养精短




最近的御侍大人似乎沉迷于看某个系列节目,虽然总是自己躲着偷偷看,偶尔还是能听到类似“好漂亮啊”“竹鼠”“好吃”这种奇怪的关键词。。。



【竹筒饭】
自从御侍大人有看那些视频之后,开始对竹筒饭额外的上心,与其说是对竹筒饭其实应该是对阿大和阿二。。。有时候会盯着他们目光诡异,自言自语道“好漂亮啊。”

某一天竹筒饭路过御侍大人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竹鼠好漂亮啊,不如做成椒盐竹鼠吧。”


————《之后的一周竹筒饭很异常的不让御侍接近阿大阿二》

御侍:???阿大阿二真的很漂亮啊 比视频里的都好看,为什么不让我看了?





【水信玄饼】

御侍大人一向是关心他的,最近似乎接触的次数更多了,偶尔会默不作声的打量他,又幽幽地问他“这么久了腿脚有好些吗。”

水信玄饼虽然觉得这般目光令他不适,也不太想作答,便敷衍过去了。

某一天水信玄饼路过御侍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大家受内伤了,活不久了。。。不如,做成红烧。。。”

———《第二天所有人都讶于水信玄饼扔掉了轮椅,哒哒哒走得飞快》

御侍:1551 我的水信玄饼满破了吗




【麻小】

最近气温颇高,偶尔碰上断电的情况麻小实则热得受不住而妄图裸奔,而被众飨灵和御侍大人制止。

“啊!烦死了!要中暑了!”听到这句御侍竟反常地停下了动作,最后必然是没有脱成功,麻小却觉得御侍有些异样。

某一天麻小路过御侍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好像中暑了,。。。不如做成叫花。。。很好吃。”

————《麻小再也没喊过热》

御侍:1551 太好了我宝贝终于不怕热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比猩~【x


老熊叨叨:emmmmm最近真的好咸  给自己挖了几个坑  希望大家假装期待一下督促我好好码字!!!

不出意外下一篇是青咖喱?∠( ᐛ 」∠)_

【食契】御侍牌充电宝

#有私设
#有ooc
#all御侍向


【B-52】
想来少言寡语的他很少从言语或是甚至在有些机械化的举止上向你透露出多余的情感。

只是最近你发现他似乎有些异常。

向来严苛一丝不苟的“蒸汽”先生最近有些怠惰,这绝对不是你多想了,连邻居都不经意间问你他是不是病了。

飨灵是不会生病的,你明白这个理论,也决心找他谈一谈。

你向他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依旧是不动声色,你没有在他的脸上找到有一丝波澜,他只微抬了手臂,大约是机械的关系,你想他可能尽所能轻轻的触碰你,但你仍旧能感到双臂上床来的压力。

你感觉到彼此的距离愈来愈近,直到你能感受到他胸膛的温度,你略微挣扎。

“别动。”有温度的气息撩动你的发絮。

“行动太久了,机械也需要充电得。”


—————《去冰场的效果才比较好哦》




【水信玄饼】

他一向疏远你,即使你在努力对他嬉笑,他都不曾对你敞开心扉,大多数时候只是坐的远远的淡淡地望你一眼。

只是当下的突发状况完全在你意料之外。

你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抱着你,脸埋在你的颈窝,你看不见他的脸,泛红的红根传递了他的情绪。

比起其他的感情,你更多的有些慌乱。

“内。。。内个。。。”声音一如既往的微弱。

“我想。。。这样也许可以恢复灵力。。。就。。。就可以站起来。。。帮您的忙了。”


————《哦?当我不知道你四肢健全的?》



【秋刀鱼】

他看着你抱着猫咪满脸幸福的模样,若有所思。

“御侍大人很喜欢猫咪吧。”明明是知道答案的,他却还是想得到答案。

你的回答当然是肯定,你没有多顾忌他的想法,完全沉浸于吸猫。

“这么抱着猫咪会让御侍大人精神倍增吧。”

你仍旧不在意,只是草草应了他。

怀中好的猫咪纵然跳起离开你的怀抱,你还为弄清状况,自己却迎来一个怀抱,鼻尖嗅及丝丝丁香。

“在下也想试试这种方式,”停顿间夹杂了几丝怯意,“不可以么。。。”


————《可以 ok 您请》


【披萨】

迷失在废弃游乐园真真是极吓人的。

不说那些从角角落落忽然冒出的血腥恐怖的东西,单单只是这种阴森的氛围你几乎恐惧得无法向前探索。

“别怕,有我在。”他温和的声音如同世界末日的废墟中照进来的一丝曙光。

“害怕的话,就牵着我的手吧。”他拉过你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令人安心。

直到离开这个地方,他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你看着他明媚的笑容也带着一丝生涩。

“我说。。。你是太阳女神吧。”

“不然为什么。。。握着你的手,好温暖,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呢!”


————《你才是我的小太阳啊宝贝!》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祝食用愉快




感冒了脑子很空白。。。最近给自己挖了好多坑
就很想抓个小朋友抱着充充电【不是

啊啊啊啊感冒好暴躁 脑袋乱乱的什么都码不出来 瘫了(╯°□°)╯︵ ┻━┻

【食契】如果他们是肥啾(二)

#ooc属于我
#无质量速产物
#有私设




【B-52啾】
去垃圾站的时候捡到的,一开始以为是机械玩具而没有太在意,结果意外的发现是真的小鸟,雪白的且异瞳,即使被金属覆盖也依旧看得出是漂亮的小鸟。

似乎飞行能力有些超群,常常因为飞得过猛而撞天花板。。。

过于好动而一直散养,但是每天定点都会回家,看起来很机械的样子,但是回家就喜欢一直呆在你的肩膀。

似乎体温偏低,但是个温柔的孩子哦。

————《输入你的名字,明明程序里没有,却总是暖暖的》




【竹筒啾】
树丛里捡到的通体绿绿的啾啾,身上有很多伤疤,但却意外的活泼亲人。

非常非常喜鸣,常常自娱自乐地东窜西跳,噪音可以穿到隔壁家。

和隔壁家的绿咖喱啾外贸有点神似。。。但毕竟人家是名贵啾啾,到底是不一样的。。。吧。。。

极度粘你,几乎随时随刻要占据你的肩头。总是会袭击和你比较亲近的异性这一点让你很困扰。

————《所有分的快乐给你,你的全部就只有我》



【烤鸭啾】

非常漂亮的赭石羽啾啾,第一眼就觉得是非常高贵散漫的名贵啾。

原来的生活环境似乎就非常高级从而不愿意待笼子。

不知道哪一天他回家忽然就带了一群小鸭子。。。

于是忽然从贵气啾变成了奶爸啾。。。护崽意识强,生气起来是连你也会一起啄的。

是很可靠的啾啾,其实很喜欢贴着你睡,很温暖。

—————《还想更深入了解吗?》




【姜饼啾】
非常娇小可爱的金黄色啾啾。第一次看到还以为是没有长大的啾,而直接伸手去揉,结果被啄的很惨。。。

刚开始不怎么好相处,由于太过可爱总忍不住想去揉一揉而每次的下场都很惨。

相处久了你发现,她逐渐不那么抗拒你爱抚,偶尔也愿意从你手上啄食。也愿意在你的肩上小憩了。

再后来发展成了形影不离。。。依旧随时会攻击对她动手动脚的人。。。

————《哼,你还算值得守护的嘛。。。啊!别碰我!!啾!》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食契】如果他们是肥啾

#ooc属于我
#五分钟沙雕无脑产
#有私设





【青咖喱啾】
买来的时候被忽悠说是超级名贵的稀有啾啾而花了自己的大积蓄,虽然买回来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通体是漂亮的绿色羽毛,和隔壁小姐姐家的竹筒啾好像有点像,但气场又截然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自戴面具,是安静的类型不喜吵闹,跟你似乎总是不亲近,但又似乎从来不想逃走。

晚上睡觉的时候似乎总觉得有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

有一次喂食不小心弄掉了他的小面具,发现眼睛意外的很漂亮呢!

———《只要我装的够乖,总有一天会吃空这个世界的啾!》




【水信玄饼啾】

你捡到他的时候以为他快死了,带回家发现似乎并无什么问题,你便小心翼翼地养起来了。

虽然是一个漂亮的小鸟,但似乎总是很哀怨的样子,你以为他渴望自由,却发现他似乎翅膀折断了,无奈你只好继续收养。

某一天,你在公寓的楼下不巧遇到了附近的混混,正当你恐惧又为难的时刻,有一个熟悉的小身影直冲而下,啄跑了一伙人。

你含着眼泪,抬头对上的是樱花般美丽的清澈的双眼。

———《不但能飞,还是猛禽,超凶》




【屠苏酒啾】

本来设计来抓老鼠的陷阱,一早发现竟然抓到的是只英气的隼。

因为受了点脚伤就暂养着了,意外的发现十分的温柔可靠,并不是极具攻击性的。

时间久了偶尔会发现家里的酒少了。。。

不过家里的东西不会被偷吃了,也常常会出现老鼠的尸体啊。

———《灾祸就由我来祛除,你负责给我酒就好啾》



【北京烤鸭】

从菜场里被忽悠高价买回来的鸭鸭。。。

买回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眼神很酷的样子,不敢吃,不明觉厉。

买来的鸭子好像有点。。。帅?不知如何处置,在线等,挺急的。

———《请问。。。你看到我的孩子们了吗?》【皮这一下就很开心∠( ᐛ 」∠)_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p.s.最近灵感枯竭。。。有没有天使点点文啥的。。。啥都行 都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