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panda

话唠破码字的,多跟潘达唠唠嗑能高兴飞

【食契】华农御侍

#沙雕无止尽
#ooc严重
#沙雕无营养精短




最近的御侍大人似乎沉迷于看某个系列节目,虽然总是自己躲着偷偷看,偶尔还是能听到类似“好漂亮啊”“竹鼠”“好吃”这种奇怪的关键词。。。



【竹筒饭】
自从御侍大人有看那些视频之后,开始对竹筒饭额外的上心,与其说是对竹筒饭其实应该是对阿大和阿二。。。有时候会盯着他们目光诡异,自言自语道“好漂亮啊。”

某一天竹筒饭路过御侍大人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竹鼠好漂亮啊,不如做成椒盐竹鼠吧。”


————《之后的一周竹筒饭很异常的不让御侍接近阿大阿二》

御侍:???阿大阿二真的很漂亮啊 比视频里的都好看,为什么不让我看了?





【水信玄饼】

御侍大人一向是关心他的,最近似乎接触的次数更多了,偶尔会默不作声的打量他,又幽幽地问他“这么久了腿脚有好些吗。”

水信玄饼虽然觉得这般目光令他不适,也不太想作答,便敷衍过去了。

某一天水信玄饼路过御侍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大家受内伤了,活不久了。。。不如,做成红烧。。。”

———《第二天所有人都讶于水信玄饼扔掉了轮椅,哒哒哒走得飞快》

御侍:1551 我的水信玄饼满破了吗




【麻小】

最近气温颇高,偶尔碰上断电的情况麻小实则热得受不住而妄图裸奔,而被众飨灵和御侍大人制止。

“啊!烦死了!要中暑了!”听到这句御侍竟反常地停下了动作,最后必然是没有脱成功,麻小却觉得御侍有些异样。

某一天麻小路过御侍的房间,被窝里闪烁着手机的异光,他听到——

“这个。。。好像中暑了,。。。不如做成叫花。。。很好吃。”

————《麻小再也没喊过热》

御侍:1551 太好了我宝贝终于不怕热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比猩~【x


老熊叨叨:emmmmm最近真的好咸  给自己挖了几个坑  希望大家假装期待一下督促我好好码字!!!

不出意外下一篇是青咖喱?∠( ᐛ 」∠)_

人渣女记者X腹黑恶青咖喱 吃我一口安利好么【暴言

【食契】御侍牌充电宝

#有私设
#有ooc
#all御侍向


【B-52】
想来少言寡语的他很少从言语或是甚至在有些机械化的举止上向你透露出多余的情感。

只是最近你发现他似乎有些异常。

向来严苛一丝不苟的“蒸汽”先生最近有些怠惰,这绝对不是你多想了,连邻居都不经意间问你他是不是病了。

飨灵是不会生病的,你明白这个理论,也决心找他谈一谈。

你向他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依旧是不动声色,你没有在他的脸上找到有一丝波澜,他只微抬了手臂,大约是机械的关系,你想他可能尽所能轻轻的触碰你,但你仍旧能感到双臂上床来的压力。

你感觉到彼此的距离愈来愈近,直到你能感受到他胸膛的温度,你略微挣扎。

“别动。”有温度的气息撩动你的发絮。

“行动太久了,机械也需要充电得。”


—————《去冰场的效果才比较好哦》




【水信玄饼】

他一向疏远你,即使你在努力对他嬉笑,他都不曾对你敞开心扉,大多数时候只是坐的远远的淡淡地望你一眼。

只是当下的突发状况完全在你意料之外。

你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抱着你,脸埋在你的颈窝,你看不见他的脸,泛红的红根传递了他的情绪。

比起其他的感情,你更多的有些慌乱。

“内。。。内个。。。”声音一如既往的微弱。

“我想。。。这样也许可以恢复灵力。。。就。。。就可以站起来。。。帮您的忙了。”


————《哦?当我不知道你四肢健全的?》



【秋刀鱼】

他看着你抱着猫咪满脸幸福的模样,若有所思。

“御侍大人很喜欢猫咪吧。”明明是知道答案的,他却还是想得到答案。

你的回答当然是肯定,你没有多顾忌他的想法,完全沉浸于吸猫。

“这么抱着猫咪会让御侍大人精神倍增吧。”

你仍旧不在意,只是草草应了他。

怀中好的猫咪纵然跳起离开你的怀抱,你还为弄清状况,自己却迎来一个怀抱,鼻尖嗅及丝丝丁香。

“在下也想试试这种方式,”停顿间夹杂了几丝怯意,“不可以么。。。”


————《可以 ok 您请》


【披萨】

迷失在废弃游乐园真真是极吓人的。

不说那些从角角落落忽然冒出的血腥恐怖的东西,单单只是这种阴森的氛围你几乎恐惧得无法向前探索。

“别怕,有我在。”他温和的声音如同世界末日的废墟中照进来的一丝曙光。

“害怕的话,就牵着我的手吧。”他拉过你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令人安心。

直到离开这个地方,他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你看着他明媚的笑容也带着一丝生涩。

“我说。。。你是太阳女神吧。”

“不然为什么。。。握着你的手,好温暖,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呢!”


————《你才是我的小太阳啊宝贝!》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祝食用愉快




感冒了脑子很空白。。。最近给自己挖了好多坑
就很想抓个小朋友抱着充充电【不是

啊啊啊啊感冒好暴躁 脑袋乱乱的什么都码不出来 瘫了(╯°□°)╯︵ ┻━┻

【食契】如果他们是肥啾(二)

#ooc属于我
#无质量速产物
#有私设




【B-52啾】
去垃圾站的时候捡到的,一开始以为是机械玩具而没有太在意,结果意外的发现是真的小鸟,雪白的且异瞳,即使被金属覆盖也依旧看得出是漂亮的小鸟。

似乎飞行能力有些超群,常常因为飞得过猛而撞天花板。。。

过于好动而一直散养,但是每天定点都会回家,看起来很机械的样子,但是回家就喜欢一直呆在你的肩膀。

似乎体温偏低,但是个温柔的孩子哦。

————《输入你的名字,明明程序里没有,却总是暖暖的》




【竹筒啾】
树丛里捡到的通体绿绿的啾啾,身上有很多伤疤,但却意外的活泼亲人。

非常非常喜鸣,常常自娱自乐地东窜西跳,噪音可以穿到隔壁家。

和隔壁家的绿咖喱啾外贸有点神似。。。但毕竟人家是名贵啾啾,到底是不一样的。。。吧。。。

极度粘你,几乎随时随刻要占据你的肩头。总是会袭击和你比较亲近的异性这一点让你很困扰。

————《所有分的快乐给你,你的全部就只有我》



【烤鸭啾】

非常漂亮的赭石羽啾啾,第一眼就觉得是非常高贵散漫的名贵啾。

原来的生活环境似乎就非常高级从而不愿意待笼子。

不知道哪一天他回家忽然就带了一群小鸭子。。。

于是忽然从贵气啾变成了奶爸啾。。。护崽意识强,生气起来是连你也会一起啄的。

是很可靠的啾啾,其实很喜欢贴着你睡,很温暖。

—————《还想更深入了解吗?》




【姜饼啾】
非常娇小可爱的金黄色啾啾。第一次看到还以为是没有长大的啾,而直接伸手去揉,结果被啄的很惨。。。

刚开始不怎么好相处,由于太过可爱总忍不住想去揉一揉而每次的下场都很惨。

相处久了你发现,她逐渐不那么抗拒你爱抚,偶尔也愿意从你手上啄食。也愿意在你的肩上小憩了。

再后来发展成了形影不离。。。依旧随时会攻击对她动手动脚的人。。。

————《哼,你还算值得守护的嘛。。。啊!别碰我!!啾!》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食契】如果他们是肥啾

#ooc属于我
#五分钟沙雕无脑产
#有私设





【青咖喱啾】
买来的时候被忽悠说是超级名贵的稀有啾啾而花了自己的大积蓄,虽然买回来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通体是漂亮的绿色羽毛,和隔壁小姐姐家的竹筒啾好像有点像,但气场又截然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自戴面具,是安静的类型不喜吵闹,跟你似乎总是不亲近,但又似乎从来不想逃走。

晚上睡觉的时候似乎总觉得有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

有一次喂食不小心弄掉了他的小面具,发现眼睛意外的很漂亮呢!

———《只要我装的够乖,总有一天会吃空这个世界的啾!》




【水信玄饼啾】

你捡到他的时候以为他快死了,带回家发现似乎并无什么问题,你便小心翼翼地养起来了。

虽然是一个漂亮的小鸟,但似乎总是很哀怨的样子,你以为他渴望自由,却发现他似乎翅膀折断了,无奈你只好继续收养。

某一天,你在公寓的楼下不巧遇到了附近的混混,正当你恐惧又为难的时刻,有一个熟悉的小身影直冲而下,啄跑了一伙人。

你含着眼泪,抬头对上的是樱花般美丽的清澈的双眼。

———《不但能飞,还是猛禽,超凶》




【屠苏酒啾】

本来设计来抓老鼠的陷阱,一早发现竟然抓到的是只英气的隼。

因为受了点脚伤就暂养着了,意外的发现十分的温柔可靠,并不是极具攻击性的。

时间久了偶尔会发现家里的酒少了。。。

不过家里的东西不会被偷吃了,也常常会出现老鼠的尸体啊。

———《灾祸就由我来祛除,你负责给我酒就好啾》



【北京烤鸭】

从菜场里被忽悠高价买回来的鸭鸭。。。

买回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眼神很酷的样子,不敢吃,不明觉厉。

买来的鸭子好像有点。。。帅?不知如何处置,在线等,挺急的。

———《请问。。。你看到我的孩子们了吗?》【皮这一下就很开心∠( ᐛ 」∠)_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p.s.最近灵感枯竭。。。有没有天使点点文啥的。。。啥都行 都接啊。。。

【食契】纪存

#叙事体
#刀片预警
#无cp向


献给各位最近看飨灵故事看到泪流满面的亲妈们




没人知道御侍有这种能力。

或许在大家的眼里,御侍只是有能力召唤带领飨灵救大陆于水生火热之中却又时常因为餐厅生意而焦头烂额普通人,仅此而已。

没人注意到,金库抽屉的最后一层,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仅仅只是两本厚重的泛黄的上了锁的日记本。

在暗格里找到了日记的钥匙,厚重的灰埃预示了它尘封年代。

字迹不算很漂亮,些许处因为受潮的缘故墨韵有些化开,大体的文字却依旧清晰。开篇的第一章标题处醒目地写了某个飨灵的名字,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是御侍的情缘。

名字的下方大约是娓娓的故事,细细地翻阅能发现故事似乎不是连贯的,而内容更像是诉说标题主人的过往。草草地翻阅了整整两本,大致所有飨灵的名字都记录了也依次配对了长篇的笔录。

没有人知道御侍有这种能力。

或许御侍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想出了久而久之,那些宛如故事一样娓娓道来片段汹涌而至,常常半夜惊醒发现早已泪流满面。御侍把这些都记下了,就像默默记下所有人的喜厌,御侍总是默默的记下,而在阳光下依旧是标志的憨笑。

日记的末页,只写了短短的几句。是御侍的话。

要说这些故事里倾注感情,大约是悲哀和痛苦。那些泛黄陈旧的纸张上龟裂和墨晕是最好的答案。

没有人知道御侍有这种能力。

直至御侍去世,没人记得是樱花未开的那个春天,还是蝉鸣停止的盛夏,抑或是一带而过的浅秋,可能是依旧不见雪的冬季。只听说御侍死去的那年,大陆的景气并不好。

御侍生前并未留在名声,死后也未留什么寄托,大概很快被生活的节奏冲刷淡忘的。

唯有一处需要更正。

处理日记的的尾声,御侍写的话是:

“抱歉,窥视了你们的过去。
我大概无法替你们分担痛苦。但也请好好活着吧。毕竟,还有我很爱很爱你们啊。”

故事还没有结束。

在御侍的话的页脚下有几个清晰的字迹,不同于先前的陈旧字迹,是崭新的:

“我们也爱你啊,笨蛋”



没有人知道御侍有这项能力。

御侍下葬的那天,便不再有人知道了。

但我猜,或许那原本就不存在。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食契】我们结婚吧!


#ooc
#私设预警
#all御侍
劝退三连.jpg【不是
土味情话警告【不是


【水信玄饼】

“所以。。。这就是您的选择么。”晚樱发色的青年尽量掩盖语气中的颤抖和不安,垂着的眼帘只盯着因拽着某样东西太久有些发白的指骨。
“嗯…”
或许是对你模棱两可的答复的不安,他开始止不住肩胛微颤着,你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甚至难以去猜测。
“真…真的不会反悔…
“够了!”你几乎用上了丹田的力道吼出来。
娶我!现在!立刻!马上!

————《御馆大人,这是我能承受的幸福么。原谅我将这份罪恶随落樱飘散,愿今生今世都如面前少女身着的白无垢一般纯洁幸福》





【秋刀鱼】

他接过药水的时候沉默了。仿佛世界也跟着一起静止了,你一瞬间觉得世界静的只剩下盛夏的蝉鸣。知道猫咪在你的踝处轻蹭你才缓过神。
他久违地露出初遇时平静如水的冷淡神色,一言不发的注视着药水,或许是天气过于炎热额角微微挂着几丝汗水。
你觉得出境似乎有些尴尬,欲开口…
“明明…”你对上了他的目光,“这种事情应该让我来主动啊。”

———《 即使还未等到携着你的手一同踏遍漫山红叶,也未能与你赏初冬第一场雪,更不是赏春饮酒的约定,只在这个盛夏,才发现眼里盛满了你再装不下别的色彩了》



【北京烤鸭】

他是心悦你的,你心知肚明。
即使这样,你在他温和又琢磨不透的笑容下还是退缩了。他见你略有心神不宁的模样便邀你喝茶打趣。
你品着茶点,和往常一样被他带着节奏聊天,拂着温热的夏风,你几乎忘了正事。直至他偏凉的指尖拂上你的肘臂,带着一丝暧昧的凉意。
“御侍大人有心事?”
一时被点破,你竟觉得发不出声却也挪不开步,只怔怔地望着他一点点凑近的脸庞。
“这种事情……”唇瓣传来他指尖的触感,“还是我主动。”

————《你是遥不可及的太阳,火热耀眼,殆尽一切腐朽堕落,想要触碰你,更多更多,如此污秽不堪的我,祈求救赎》



【甜豆花】

“呵呵呵。。。御侍大人~还想要更多更多的爱。。。

我不是。。。我没有。。。活动发的精致培根奶酪小方太多了。。。你走。。。没钱。。。没药水。。。不结。。。滚。。。告辞。。。
∠( ᐛ 」∠)_

————《你逃不掉的哦》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p.s.我自己就签了这四个233333甜豆花是真的被逼的( ・᷄ὢ・᷅ )

我永远爱水信玄饼.jpg
呜呜呜 真实的流泪了

【食契】不语

咸鱼复键【x
预祝一下小哑巴们日语声优实装
无cp向 轻微水信x浴室【大概吧






我大约是死了。

指尖的触感是凉的,像是沉溺在大海的人,长期的泡发使得皮肤泛白褶皱,不晓得是从哪一方传来的几束光,恍惚却又有些漂亮让人不禁感到还有些许期待,试图想感受周围的动静却发现耳鸣的厉害,一瞬间能感觉到瞳孔收缩,又回到一片消沉的黑暗。

结束了。



“御侍大人!御侍大人!您能听见么御侍大人!”是很熟悉的声音,本想去寻思生源的主人,剧烈的头痛却不允许我这么做。

“御侍大人要醒了吗!御侍大人……”大致从声音上判断得出,大约有十几来个人。

御侍?是什么,是对我的称呼吗,我是……脑内飞速出现的问题是的头痛愈加强烈,呕吐晕眩的感觉强迫我睁开眼睛,直面这刺眼的光线……


“啊!”或许是最近整日熬夜,忙于年中工作而过于疲劳了,我竟在电车上瞌睡了,刚才梦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是隐隐觉得很不自在,毕竟这惊醒时的一激灵也引来了不少眼光。为了掩盖尴尬而干咳了两下,头越发低地佯装刷手机。

好像有些日子,没去了。

其实也就一周不到吧,但对于御侍的这份额外工作一周的不闻不问着实有些长了。最近天气转热了,南方的这份不温不火的天气更压得人透不过气。我提了些许时令水果回去,算是给他们赔礼道歉了。

大包小包的赶路的这份繁杂感着实不想再体会,夏季独有的湿黏不适感压得我几乎要穿不上气,即使在空调顺畅的电车里还是忍不住想拿着扇子扇扇,若是换做平常这会一定有个近侍替我承包一切了。

物件过于多了,加上炎热附属的烦躁,放弃了防晒霜放弃了遮阳伞,蓬头垢面的回去,大约他们也不会这么在意吧。

应是热潮冲昏了头,我几乎没有意识到宅邸已经在不远处了。

是曾经最喜欢的情景。

我远远的能隐约能看到若春樱的孱弱而美丽的青年,和他那老旧的每转一下都会作响的木轮椅,他当然也望见我了,有一小会我觉得大概是和他对上了眼神,只是他又习惯性地避开了,不做任何肢体动作也不发出任何声响,只是静坐着,甚至看不出有情绪的变化。

周围不存在人语,耳边有的只是阵阵蝉鸣和热浪卷起的喧嚣罢了。



【待续】